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好!今天是 立即登錄|馬上注冊
主頁 > 趣味樂園 > 童話 > 童話
“真可愛”_童話故事
時間:2018-11-29 來源:網絡整理

  雕塑家阿爾弗裡茲,是啊,你大概認識他的吧?我們大家都認識他:他得了金質獎章,去了意大利,又回國來了。那時他年輕,是啊,他現在也還年輕,可怎麼說也比當年大了十來歲了。

  他回到家中,到錫蘭島的一個小地方去訪問。全城都知道這個外鄉人,知道他是誰。在最富有的一家人家裡,為他舉行了宴會。凡是有點兒面子的人,或者家裡有點兒财産的人,都被請來了。真是件大事,不消敲鑼打鼓,全城都知道了這次宴會。手工匠的兒子,小人物的孩子,還連帶上一兩對父母,站在外面,瞧着那拉垂下來被照得亮亮的窗簾。巡夜的人心想是他在舉行宴會,有這麼多人站在他負責巡察的街上。一派歡樂的氣息,屋子裡面當然真有歡樂,那是阿爾弗裡茲,雕塑家。

  他說這說那,講東講西,裡面所有的人都高興地聽他說得津津有味。但是聽得最有興緻的,則莫過于一位上了點年紀的做官的遺孀。她完全就是阿爾弗裡茲先生所說的,一張沒有寫過字的灰色紙。這紙一下子便把說過的話吸盡,并且還要求多多地吸,有高度的接受力,難以置信的無知,真是一個女的加斯帕·豪塞①!

  “我真想看看羅馬!”她說道,“羅馬一定是一座漂亮的城市,有許許多多的外國人到那兒去。給我們講講羅馬!進了羅馬市,裡面都是什麼樣子?”

  “真不容易講呢!”年輕的雕塑家說道。“有一個很大的廣場,廣場中央有一座奧伯利斯克②,它已經四千年了。”“一個奧甘尼斯特③!”夫人喊了起來,以前她從來沒有聽到過奧伯利斯克這個字。有幾個人差不多快笑了出來,連雕塑家也這樣。不過那笑意剛一來便隐去了,因為他看到緊挨着夫人,有一雙海水一般藍的大眼睛,那是剛剛講話的那位夫人的女兒。若是誰有這樣一位女兒,這人一定不簡單。母親是一道不斷湧冒出問題的泉水,女兒則是在靜聽泉水的美麗神女。她多麼可愛啊!她是供雕塑家看的,但不是由雕塑家來和她交談的。而她則默默不語,至少可以說是話很少很少。

  “教皇的家大嗎?”夫人問道。

  年輕人回答了,好像問題可以換個更好的提法一樣:“不,他沒有出生在一個大家庭裡!”

  “我不是那個意思!”夫人說道:“我是說他有妻室兒女沒有?”

  “教皇是不能結婚的!”他回答道。

  “這個我不喜歡!”夫人說道。

  她大約可以問得、講得更聰明一些。但是,她之所以沒有問點與講點和她剛才問的與講的不同的東西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女兒靠到了她的肩上,用幾乎攪得人心情不定的微笑着的眼在望着他的緣故?

  阿爾弗裡茲先生講着。講了意大利五彩缤紛的勝景。藍色的山,藍色的地中海,南方的蔚藍,這種美景,在北歐隻有婦女們的湛藍眼睛能超得過。在談到這一點的時候,他說話的語調是有所暗示的。但是她,應該懂得這一點的她,卻沒有讓人看出她聽懂了這種暗示。你知道,這也是很可愛的!“意大利!”有幾個人在歎息,“旅行!”另外一些在歎息。“真好啊!真可愛啊!”

  “是啊,要是我現在中了那五萬塊大洋的彩,”這位遺孀說道,“那我們就動身旅行去!我和我女兒!您,阿爾弗裡茲先生領着我們!我們三人一起旅行去!再邀上一兩位好朋友!”于是她便客客氣氣地朝所有的人都點一點頭,誰都可以以為自己會陪着去的。“我們要去意大利!但是我們不去有匪盜的地方,我們去羅馬,走那些安全的大道!”

  女兒微微地歎了一口氣,微微的一歎中能包含多少東西啊,或者說,從微微的一歎中可以悟出多少東西來呀。這年輕人覺得這一口微微的歎息裡有許多的東西。那一雙湛藍的眼睛,這一晚向他顯示了隐蔽着的寶藏,精神的内心的寶藏,非常豐富,比得上羅馬所有的勝景。在他從宴會告辭的時候,——是啊,他的神魂被攝走了——被那位小姐攝走了。那位遺孀的家是雕塑家阿爾弗裡茲先生拜會得最多的家了。可以看得出來,這不是因為母親的緣故。盡管每次都是她們兩人一起談話,他去必定是為了女兒。人們把她叫做卡拉,她的名字是卡倫·瑪萊妮,兩個名字聯在一起成了卡拉。她很可愛,但是略有點懶散,有人這麼說,早晨她總想多在床上躺一會兒。

  “她從小就這樣習慣了!”母親說道,“她一直就是個小維納斯,美麗的小姑娘都容易疲倦。她睡的時間稍微多一些,可是這樣一來,她便有了一雙明亮的眼睛。”